翻译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艰难工作
发布时间:2017/2/17 10:16:11   文章栏目:专业医学翻译   浏览次数:

2014年8月12日,上海书展品牌单元——2014上海国际文学周先于上海书展揭幕。在国际文学周主论坛上,13位中外嘉宾围绕“文学与翻译:在另一种语言中”这一主题进行了对话。

一种声音的倾听与传达

尽管行程十分紧张,坐在轮椅上的82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英国作家奈保尔依旧神采奕奕,在被问及对翻译的看法时,他眯起眼睛笑着说:“翻译是最重要的,因为我们只有通过翻译才能知道其他语言的作家在想什么、在写什么。”

作为一名读者,奈保尔说,他需要依靠翻译过来的文字去想象原文的内涵、想法和魅力,而作为一名作者,当译者掌握了他的节奏时,奈保尔则会格外高兴。“音乐有节奏和韵律,文学亦然,一位译者假若能够掌握原作的节奏,那么译者就是这位作家的声音。”

美国当代女诗人布伦达·希尔曼从另一个角度理解翻译:“其实每个人都是译者,都在把我们的体验表达出来跟大家沟通。”作为一个环境诗人,她希望能把有形的、无形的、动的、不动的这一切跟大家表达出来,“我经常跟朋友说,我希望能够把生命的轮回描述出来,用诗歌表达出来。”

一份忠实与理解的书写

清末学者严复曾提出:“译事三难:信、达、雅。”首届“傅雷翻译奖”得主翻译家马振骋强调,翻译第一就是要做到“忠实”,也就是“信”。在回答“华而不实”和“实而不华”的两难提问时,他举了美女、丑女作比:“比如现实中我们有很多偏见,假如一个美女很忠实,他会说这个人好,假如说一个丑女很忠实,他会说谁要她!”在全场的笑声中他又解释道,没有忠实为前提,语言再美也是毫无意义的,但忠实于原文不一定就会丢掉本来的美。

美国桂冠诗人和翻译家罗伯特·哈斯则认为:“好的翻译是对语言的刷新,对陈词滥调的刷新。”而对于诗人王家新而言,翻译的第一步是要达到完全透彻的理解。翻译家周克希也强调:“在翻译中,所谓文采来自于透彻的了解。”

“语言本身当然非常重要,因为翻译的对象就是语言。但语言本身又并不是唯一重要的问题,文化背景、文化多样性也是相当重要的。”法国翻译家帕斯卡尔·德尔佩什说,既要有对不同文化的理解,又要保持一种文化的独特性,“翻译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艰难工作”。

一种文化的交流与传承

没有人会否认,翻译的魅力令文学交流跨越了种族与国界。作家叶兆言回忆:“中国的几代作家,从我祖父或者祖父的祖父开始都受到外国的影响,外国作品对我的影响似乎无所不在,从十五六岁开始,我就不断地读外国文学,感谢翻译给我提供了文学养料。”

罗伯特·哈斯也笑着分享了他与中国诗歌的不解之缘:“我最初的时候是读庞德翻译李白的诗,后来又读杜甫的诗,杜甫的诗翻译得非常美。读杜甫的英译也好或者其他的翻译也好,对我写诗来说都非常重要。”

历时8年苦译《芬尼根的守灵夜》的翻译家戴从容说,翻译从语言到文体、观念都给人们带来深刻影响,它会在未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。


你也可以分享到:
22.1K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2-2015 北京蓝色极点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7240号